小小科級官員的涉案線索,為何要中央督導組親自交辦?

上觀新聞 06-17

一條小小科級官員的涉案線索,為什么要中央督導組親自交辦?因為在當前掃黑除惡的斗爭中,它頗有一點典型性——

棗陽市的檢察官周曉濤,因為想 " 掙一筆錢 ",竟不顧自己的公務員身份,與曾經的公訴對象、涉黑人物蘭傳員合股投資山林。周投了 30 萬,可是只拿回了 10 萬,而要收回那 20 萬,就必須為涉惡的蘭某人 " 辦事 " ——蘭的兒子聚眾斗毆并開車撞人導致一人重傷、四人輕傷。蘭找到周檢察官,許諾如能使其子從輕發落,必定歸還那筆款子,于是周曉濤百般運作,果然讓罪犯免除了牢獄之災……被 20 萬 " 套牢 " 的周檢察官也終于 " 淪為黑惡保護傘 ",近期已經被審查起訴。

這起案子似乎不大,卻蘊藏著一些官員怎樣因為被黑惡勢力 " 套牢 ",而后 " 淪為 " 保護傘的 " 邏輯 " ——或曰 " 規律 "。人們還記得那個被當地的 " 黑老大 " 當眾打了一記耳光的原柳林縣委書記王寧嗎?為什么黑惡首惡陳鴻志敢于打 " 縣太爺 " 的耳光?為什么王書記被打之后卻是 " 毫無反應 "?有人說,是因為王書記本身就是個貪官,陳老板的錢財、房產、股權,他一點也沒少拿,所以 " 拿了別人的手短 ";也有人說,王寧任縣委書記那幾年,陳鴻志給他安排了不少女色,王有把柄捏在陳老大手里,所以只好忍辱負重。這都對,但還有更重要的一條,那就是王寧的縣委書記,本身就是陳鴻志給他的——王寧長期任柳林縣長,天天想 " 扶正 ",當一把手,坐縣委書記寶座,但按規矩,縣長遷任書記,要異地任職,于是陳老大花了整整 2000 萬大洋,四方運作,終于讓王寧如了愿。陳鴻志 " 提拔 " 了縣委書記后,進而 " 控制了縣政權 ",把自己的三大姑八大姨、馬仔跟班都安排進了柳林縣的各機關,因為王寧這個一把手," 就是老子給他的 " 嘛!

" 控制了縣政權 " 的陳鴻志,不只是敢于當眾打縣委書記一記耳光,而因為烏紗帽本身就是 " 老板 " 給的,所以 " 淪為黑惡勢力保護傘 ",對他們言聽計從、甘為馬仔的,也不只是王寧一官。就在柳林縣所在的地級市,在這個 " 系統性塌方式腐敗 " 的重災區,買官賣官曾經成風,一個市長叫價五千萬,誰來出?" 老板 " 來出!以至于在那里,官員的升遷降職,干部的任免晉貶,竟要 " 征求 " 某老板的意見,看一看他的臉色,以至于某縣級市市委書記毋青松到任第一天,行李還沒有放下,就接到當地 " 首富 " 煤老板兼黑老大張某的電話—— " 怎么啦!還不來我這拜碼頭?" 毋書記似乎屬于不肯屈從的那類官,所以沒干幾天,就只好卷鋪蓋走人啦……

現在掃黑除惡,中央強調,要和 " 打傘 " 同步,要和反腐敗齊抓,這就抓住了一條根本性的規律。黑惡勢力必有 " 保護傘 ",而有沒有 " 保護傘 ",也是黑社會的基本特征,否則,就可能只是惡勢力甚至 " 流氓團伙 " 等等。無數事實證明,有的地方黑惡勢力的形成與猖狂,就是因為背后有一頂或幾頂 " 保護傘 ",助他猖獗,為他消災。而這些 " 保護傘 " 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大多因為接受黑惡勢力經濟上甚至政治上的利益輸送,結果被黑惡人物 " 套牢 ",只有乖乖地為他 " 辦事 ",終于淪為 " 保護傘 " 而不能自拔。

我們在進行掃黑除惡的同時,千萬不要忽視了與此同根同案的 " 保護傘 " 問題,這可是此次這場斗爭的重要特征啊!尤其對于極個別被黑惡勢力染指蠶食甚至 " 控制 " 了的地方。

欄目主編:朱珉迕 本文作者:凌河 文字編輯:朱珉迕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朱瓅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觀新聞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分享 返回頂部
独家易红双色球130历史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