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東北,頑強地“俗”下去

ZAKER哈爾濱 2019-11-05

兩個月前,一首《野狼 disco》火遍全網,霸占了各大社交平臺熱搜榜首。

兩個月后,它席卷了人們現實生活,從校園廣播、廣場舞再到婚禮現場,無處不在。

這首由東北歌手寶石 Gem 用家鄉方言創作的說唱歌曲,先是在綜藝節目《中國新說唱》上,憑借簡單洗腦的節奏,俘獲了一批樂迷。

后來香港明星陳偉霆加入其中,東北話混著粵語,帶著一股奇妙的違和感,炸裂了整個互聯網。

這首歌聽起來是這樣的:

 

通俗的歌詞,機械的旋律,循環上幾遍卻讓人上頭。“大背頭,BB 機,舞池里的 007,東北初代霹靂弟,DJ 瞅我也著急。”寶石 Gem 在歌里描述的是 90 年代東北年輕人的生活,熱鬧而繁華,又透著一股野蠻勁兒。

在今天,東北文化已經成為醞釀流行文化的土壤,它的影響力之大,可能遠超過我們的想象。

現在,就連微博和淘寶都開始涉足直播了。作為互聯網的新寵,直播是當下最炙手可熱的娛樂形式之一。而直播業的半壁江山,幾乎已被東北人承包。

有一句戲言是“在東北,重工業是燒烤,輕工業是直播。”

據羅振宇在《勢能創造》公布的數據顯示,直播行業里,近三分之一的主播都來自東北。而由微博舉辦的“超級紅人節”評選活動中,最受歡迎的十大網絡主播,東北人占了六名。

先以直播為鋪墊,隨后又興起了喊麥,它們合起來被稱為東北的“新興產業”。

喊麥是一種聽著網上下載的伴奏,喊出押了韻腳的獨白的表演活動,還談不上音樂范疇。它的內容通常是粗俗且富情緒化的,形式是重復的節奏 + 東北話,比如大家都能來上兩句的“老鐵”和“ 666 ”。

喊麥最早出現在 2000 年前后北方三四線城市和農村迪廳,后來隨著互聯網的興起,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所追捧。最后在網紅主播 MC 天佑等人的影響下,成為全體網民的狂歡載體。

主播出身的 MC 天佑,風頭曾蓋過一眾大牌明星。

他在平臺上獲得了千萬打賞,接受了主流媒體南方周末和 GQ 雜志的采訪,還收到了國民老公王思聰的私人聚會邀請。

直到去年因為吸毒,才遭到了全網封殺,消失了蹤跡。

不過 MC 天佑倒下了,以喊麥為代表的東北文化卻依舊繁榮。

如果說喊麥和直播的受眾群聚焦在 90 后上,那下面這部神劇應該是跨越所有年齡代溝,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被稱為對中國農民真實記錄的系列劇《鄉村愛情》,從 2006 年開播開始,已經過去了十三年。今年,它播出了第 11 季,第一天播放量就達到 2549 萬。更驚人的是,在第 9 季首播時,騰訊視頻會員付費頻道僅 22 小時就破了 2 億。

這部劇講述了東北象牙山村幾代村民的生活,重頭戲是謝廣坤和劉能的斗法,以及謝廣坤搞笑的孫子謝騰飛,一時間他們的表情包在網上到處流竄。

在被短視頻和直播統治了的互聯網環境下,東北文化流行是必然。

《野狼 disco》也好,喊麥也好,《鄉村愛情》也好,它們之所以能火,是因為它們在解構高雅,正應和了碎片化時代的需求。

有人說《野狼 disco》的火爆是東北文藝的復興,但事實上,東北一直是流行文化的締造者。輸出了幾十年流行文化的東北,可以說是時代變遷的證明。

在廣播和收音機盛行的年代,聽評書是人們最普遍的娛樂方式之一。

提起評書,人們往往想到的是北京和天津。但其實我們現在坐在出租車里還能聽到的經典評書,最初是發跡于東北。我們所熟知的評書“四大家”,也都和東北有著扯不斷的關系。

在北京混的時候只是小有名氣的單田芳和袁闊成,是到了東北后,才被全國人民所知;楊田榮則是來自于有著“評書之鄉”稱號的遼寧鞍山;劉蘭芳自身便是沈陽人。

后來,廣播逐漸淡出生活,電視走入尋常人家,東北所產出的流行文化也跟著從評書變成了小品。1990 年,趙本山帶著作品《相親》登上春晚,開啟了長達二十幾年的舞臺喜劇潮流。

那時不管大江南北,每個人都能來上兩句“要啥自行車啊”和“忽悠,接著忽悠”。

盡管現在趙本山已經淡出了大眾視野,但當看到齊齊哈爾人沈騰在舞臺上喊著“打敗你的不是天真,是無鞋!”,看到 B 站上網友剪輯的趙本山鬼畜視頻《改革春風吹滿地》時,會發現那種既俗氣,又帶有小市民特有的狡黠和直白的民間舞臺藝術,一直是生生不息流傳著的。

到了近幾年,隨著嘻哈文化在年輕群體中的興起,東北文化也從幕后走到了臺前。

嘻哈本是 70 年代起源于紐約貧民區的底層亞文化,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經成為當下流行樂的頂梁支柱。

和其他音樂形式不同,嘻哈所傳達的情緒力量,對語言極為依賴,這也是為什么嘻哈和東北地域相掛鉤的原因 —— 因為融合了多民族語言的東北話,極為生動。

東北文化和嘻哈之間的聯系,其實從當年遼寧人鞏漢林和趙麗蓉合作的《如此包裝》里的那段經典對白中,就可見一般:

鞏漢林:“ RAP!”

趙麗蓉:啥叫“ RAP ”?

經過鞏漢林的一番解答,趙麗蓉便唱起了無數代人的回憶,“春季里開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啊看谷秀啊春打六九頭 ...... ”

跟著反復的節拍,押著韻腳從嘴邊溜出一小段獨白,這可以說是最早的中國嘻哈。

無論是前兩年紅極一時的 MC 天佑,還是近兩個月廣為流傳的《野狼 disco》的創作者寶石 Gem,又或者充斥著快手的喊麥主播們,他們都是在以東北文化為土壤,創造了新的流行文化。

從廣播,到磁帶,再到電視和互聯網,是不同的傳播載體,不變的東北文化土壤。

東北文化為什么一直能成為流行文化的創作土壤?

根本原因是,它夠俗。

是流行文化就不可免俗,而東北正是俗文化的集大成者。

網友眼中的東北人是幽默、仗義又富有傳染性的。

“你瞅啥!”“瞅你咋地!”

“開學一個東北人,畢業一寢室東北人。”

而真正的東北人,是融合了多民族文化,在幾十年甚至近百年間的流亡生涯中所培養出來的復雜性格。他們既是堅韌的,同時也是懶惰的。流離失所的過去讓他們懷揣著一股小富即安的心理,但艱苦的自然環境又造就了他們強悍而灑脫的性格 —— 只有這樣,才能在這片土地上更好地生存。

陳榮輝作品

拍攝于黑龍江伊春

因此東北文化也是一種流民文化,它必須是野蠻的,不加矯飾的,容易讓人接受的。而這些,就注定了它“俗”的本質,也是它能廣為傳播的原因。

提到俗文化,可能很多人會避之唯恐不及,但在這份“俗”的背后,卻是人赤裸裸的本性,和頑強而茁壯的生命力。

拍攝于遼寧撫順

曾有人用美國中部衰退的老工業城市底特律和東北做對比。同樣是因時代變革而蕭條的地域,底特律卻通過以嘻哈為代表的文化產業從泥潭中掙扎出來。今天的底特律一躍成為美國新興城市的代表,被《紐約時報》評為是“卷土重來,重返榮耀的城市”。

電影《鋼的琴》

東北亦是如此。盡管東北的經濟上不了臺面,但被視為庸俗的東北流行文化,卻是寒冰中的一粒種子,有破芽的土壤,就有回春的希望。本土的、草根的東西或許粗鄙,但它卻有著能代表千萬人的樸實和生機。

況且,俗文化也只是東北文化所傳遞出來的一個方面,對時代的反思則是東北文化的另一個面向。作家班宇的《冬泳》,雙雪濤的《北方化為烏有》,又或導演張猛的《鋼的琴》的獲獎,都展現了東北青年文藝創作者對家鄉思考的日漸成熟。對東北青年來說,除了流行的東北,還有一個亟待他們去敘述的,真正的東北。

就像東北樂隊二手玫瑰的成名曲《命運》中唱的那樣,在東北,俗是本能,它與生機并存。

“幸福像在天上磨磨嘰嘰不下凡

花花綠綠的危險時刻就在你身邊兒

哎呀我說命運吶,生存吶 ...... ”

工業經濟崩潰后,幾十萬東北人帶著時代變遷的傷痕流向全國乃至世界各地。但那份由凜冽寒冬和貧瘠土壤所養育出的,刻入骨子里的戲謔和血氣方剛,已成為散落到中國各地的東北人性格中無法抹去的一部分。

如今他們依然是流民,但也把這份生生不息的力量,帶到了更廣的地方。

編輯 曲傳依

值班主編 張雷

以上內容由"ZAKER哈爾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独家易红双色球130历史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