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這一回,杜琪峰又拍愛情片了。

桃桃淘電影 2019-11-06

60 歲以后的杜琪峰,每一次都打算突破自己。

《華麗上班族》里,他用歌舞片,照見被金錢與利益裹挾、異化的職場眾生相。

《三人行》中,杜 Sir 將故事搬進密閉空間,讓警察、罪犯、醫生在生死、善惡之間,不斷角力。

對于杜琪峰來說,這兩部作品是他前所未有的嘗試。

但對那些滿心期待杜 Sir 黑幫片的影迷來說,《華麗上班族》《三人行》或許很難讓他們感到滿足。

而這一次,64 歲的杜琪峰又一部新作《我的拳王男友》來了。

對于這部電影,恐怕,很多杜 Sir 的粉絲,也要做些心里預設。因為,這依然不是一部黑幫片。

再具體一點說,《我的拳王男友》其實是個愛情片。而且,還是那種非常 90 年代老港片風格的復古愛情片,片子的節奏非常快,風格也略顯夸張。

要進入這樣的電影,首先,要接受這個預設。

實際上,熟悉杜琪峰和銀河映像的影迷,對銀河映像左手商業制作,右手作者電影的生存之道并不陌生。

現在,我們再去討論成立了二十多年的銀河映像時,除了《黑社會》《機動部隊》《槍火》《暗戰》《放 · 逐》這些硬核黑幫片,《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向左走向右轉》這樣的都市愛情片也是繞不開的話題。

《孤男寡女》劇照

當杜琪峰和韋家輝這對黃金組合再度聯手,去講述一個愛情故事,似乎也并不讓人意外。

但,看完《我的拳王男友》之后,還是會看到很多意外與不同。而這樣的意外,既有電影故事本身帶來的,也有電影之外的故事帶來的。

《我的拳王男友》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拳王魯虎(向佐 飾)和夢想成為歌手的杜小鵑(王可如 飾)。電影中,魯虎和杜小鵑因為高利貸而不打不相識。隨后,這兩個人逐漸融入彼此的生活中,而愛情也在他們追尋夢想的過程中,逐漸萌芽。

以往的杜氏愛情片里,都是些長得好看的主角們。從劉德華和鄭秀文的經典銀幕 CP,到高圓圓、吳彥祖、古天樂的 " 左右為男 "。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拍了一遍又一遍,但觀眾就是百看不厭。

《單身男女》里,古天樂和吳彥祖因為高圓圓飾演的角色大打出手

而無論是以拍動作戲入行的向佐,還是此前只在《芳華》里演過小配角的王可如,在外型上跟杜琪峰此前的愛情片主演比起來,都算不上特別突出。

而這樣的兩位主演,或許,更加契合故事的背景和人物設定。

《我的拳王男友》里,魯虎生活于其中的那條花街,又總能讓人聯想到魚龍混雜的香港九龍城寨。

魯虎雖然是拳王,但對花街上的其他人而言,魯虎并沒有什么明星光環。而杜小鵑一開始只是拳擊賽場的 show girl,也談不上什么偶像包袱。

《我的拳王男友》中的愛情故事,不是都市白領男女之間的曖昧,也不是你追我趕的情感游戲,而是一對普通年輕人的現代愛情。

杜琪峰和韋家輝將《我的拳王男友》視作 " 獻給年輕人的電影 ",原因就在于此。

《我的拳王男友》導演杜琪峰與編劇韋家輝(右)

接下來的問題就成了,向佐和王可如要如何演好這對普通甚至有些邊緣的年輕人。

算起來,在《我的拳王男友》之前,向佐和王可如都并沒有稱得上是 " 代表作 " 的作品。再直接一點說,作為演員,他們并沒給觀眾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

但在看過《我的拳王男友》之后,首先的意外就來自于向佐和王可如。

在這部電影里,他們在此前作品中的那些青澀與生硬,全都不見了蹤影。

整部電影看下來,你只會記得傻傻憨憨一根筋的魯虎以及同樣又傻又執著的杜小鵑。

這其中,導演杜琪峰當然功不可沒。

曾有人將導演兩個字,拆解成指導表演,以表達導演對于演員表演指導的重要性。

而杜琪峰,無疑是調教演員的大師。

或者可以這么說,杜琪峰手底下的張家輝、古天樂 …… 跟其他很多導演手底下的張家輝、古天樂,完全不是相同的人。

這就是導演的能力。

而這一次,被杜琪峰改變的,其實就是向佐。

《我的拳王男友》片場拍攝花絮

以往對向佐的印象,其實是一個在戲里和生活中,都有些太用力的人。而在杜琪峰的電影里,首先,就是教會他松弛。

導演會用很多小的習慣、小的表情,或者鏡頭上的處理,幫助向佐,讓人能融入這個角色。起碼對于我,會驚喜的發現,向佐在這里,會演戲了。

記得跟杜琪峰合作過多次的古天樂說過,杜琪峰在拍攝片場有個習慣,就是會先給演員試演一遍。高圓圓甚至形容:他(杜琪峰)可以把每個人的戲都演一遍。

《單身男女》拍攝片場,杜琪峰在指導古天樂演戲

從《我的拳王男友》的幕后拍攝花絮來看,杜琪峰依然保持了試演的習慣。而有了杜琪峰的打樣,向佐和王可如的在表演上的神速進步也就有跡可循。

除了表演上的進步,影片中向佐和王可如都需要展示出他們的更多的真功夫。

扮演拳王的向佐,要挑戰的還有動作戲。而王可如在電影里,則還要跳舞。無論是拳擊動作戲,還是跳舞,這些都絕非可以速成的技能。

《我的拳王男友》片場拍攝花絮

在此之前,向佐在銀河映像接受了長達六年的動作和表演訓練,王可如也有著十多年的舞蹈功底。

從影片最終的成片效果來看,他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而在人物設定和演員表演之外,《我的拳王男友》這個故事本身,其實它所承載的,還是杜琪峰一貫的風格。

影片的故事主線是魯虎和杜小鵑緩慢發生的愛情,而這個故事必不可少的支線就是他們為各自夢想努力的過程。

作為自由搏擊選手,魯虎年紀輕輕,就面臨 " 青光眼 "" 肝爆 "" 帕金森 " 這些搏擊后遺癥的威脅,不得不選擇退役。

但在師父(邵兵 飾)在比賽中被打成重傷后,魯虎還是重新站上賽場,為師父報仇。

杜小鵑一心想做創作歌手,但在愛情里卻先遭遇了渣男,被騙得借了高利貸,還被騙走了愛情和她寫的歌。

為了撕破渣男的臉,杜小鵑選擇了去選秀節目上當眾揭發做評委的渣男這條路——一個偷了前女友作品的小人能夠成名,還能做上評委,就已經足夠諷刺。

而電影中,類似于這樣的諷刺,比比皆是。即便是在講愛情故事,杜琪峰和韋家輝也并未掩蓋住他們的一直以來的幽默。

魯虎打比賽的時候,他的贊助商不停地喊著讓他使出絕招旋轉退,原因不是這招可以一招制敵,而是 " 這一招賺錢,觀眾喜歡。"

韋家輝之所以會把選秀節目寫進這部電影里,是因為在他看來," 華人世界有特別多演藝方面的比賽 ",而除了選秀還有什么媒介能讓一個人失敗者可以快速成名呢?

于是,借由選秀這個載體,更多的人間眾生相,也一一呈現在電影中。

韋家輝談《我的拳王男友》創作構想

這其中,有人靠著東拼西湊的抄襲之作成功了;

有人靠著賣慘、賣情懷成功了;

也有人靠著實打實的歌聲成功了。

《我的拳王男友》的故事背景是架空的,但選秀等故事線卻是內地觀眾所熟悉的。

但很多時候,影片的處理和呈現方式,卻常常讓我聯想到八九十年代的老派香港喜劇:它們講述的都是小人物的草根故事,在風格上也是典型的 "盡皆過火,盡是癲狂"。

曾經拍過《八星報喜》《吉星拱照》《審死官》等港產喜劇片的杜琪峰自然深諳搞笑之道。

但比搞笑更難的實現的是,如何讓港片那種 " 盡皆過火,盡是癲狂 " 的出現在非香港背景的故事中。

這也是我很享受這部《我的拳王男友》的原因。影片里那些浮夸又搞笑的對白以及快速推進的劇情節奏,都像極了當年的老港片,一路飛奔,讓人目不暇接。

其中的原因,除了杜琪峰和韋家輝的功力深厚,或許還有另一個不得不提的關鍵因素:在粉圈文化越來越流行,網紅經濟越來越繁榮的內地," 盡皆過火,盡是癲狂 " 在現實世界里早已經隨處可見。

而在這個階段,再去討論杜琪峰和銀河映像的 " 北上 ",再去猜想銀河映像 " 北上 " 之后被迫改變的種種可能性,似乎已經顯得太過短視甚至狹隘。

換句話說,當華語世界內部的文化差距越來越小的時候,香港導演的 " 北上 " 或許已經無法再稱之為命題。

當下,杜琪峰和銀河映像要面對的是整個華語地區的觀眾,他們也嘗試著去完成面向整個華語世界的創作。

《我的拳王男友》是一個開始,但它肯定不會是這種嘗試的唯一一次。

對于未來,我們也可以一起關注下。

而就在昨天,我們桃桃觀影團也組織大家一起參加了《我的拳王男友》的北京首映場次,深圳的朋友們更是早在三天前就看到了這部電影。

在北京活動中,監制朱淑儀、主演向佐、王可如、斌子、吳乙彤、于文文、馬曉輝,以及神秘嘉賓向太陳嵐,全都來到了我們的現場,與大家進行映后交流。

女主演王可如和吳乙彤都分享,這部電影前期沒有拿到劇本,所以準備的壓力相當之大。王可如甚至在第一場文戲開始前大哭了一場。

吳乙彤也表示,進組后才發現自己要在電影中要彈小吉他,而她當時完全不會。于是經歷了十天的魔鬼訓練,最終才拍攝成功。

監制朱淑儀

可愛的向太

我們也看看首批看完電影觀眾們的反饋吧。

最后送上我們本場的大合影。

附贈一個熱心地幫每個人簽完名才離開的向佐同學。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以上內容由"桃桃淘電影"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向佐導演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独家易红双色球130历史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