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游客拍照太“放肆”,京都祇園發布禁拍令

上觀新聞 2019-11-06

" 私家道路禁止拍攝,未經允許擅自拍照者,罰款 1 萬日元(約人民幣 645 元)",10 月 25 日,日本京都市東山區著名的祇園町的街道內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塊用中日英三種語書寫的告示牌。

祇園是京都著名的歷史街區,來這里的游客不僅想在這里吃到最正宗的京都料理,更重要的是想親眼見一見日本獨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藝伎的芳容。然而," 罰款 " 告示牌警告了想要獵奇的游客們:" 只能看,不能拍。"

未經允許擅自拍照,罰款 1 萬日元(約人民幣 645 元) NHK 圖

從茶點女到藝伎

從鴨川到東大路通及八坂神社,沿著四條通向南北延伸的一塊區域叫做祇園。由于地理位置優越,店鋪林立,商賈往來頻繁,自江戶時代開始,便是京都著名的 " 歡樂街 "。

在日語里," 歡樂街 " 就是指客人們可以吃飯、喝酒、看戲、玩耍的地方。在古代,消費群體往往以男性為主,商業區里販賣茶、團子等點心的 " 水茶屋 " 為了招攬生意,讓店里的女服務生(稱為 " 茶汲女 " 或 " 茶點女 ")表演歌曲或舞蹈來吸引客人,這是藝伎最早的雛形(這也是為什么藝伎工作的地方叫做 " 茶室 ")。

后來,普通的水茶屋變成高級料理亭,每家店開始供養及培訓自己的歌伎和舞伎。年輕貌美,又精通茶道、和歌、舞蹈等技藝的高級女招待——藝伎開始出現,而藝伎出沒的地方也被稱之為 " 花街 "。據了解,全京都有 5 條花街,其中 " 祇園甲部 " 及 " 祇園東 " 兩條花街位于祇園內部。在 19 世紀初,京都祇園的藝伎多達三千多人。

原則上,藝伎只是待客作藝,區別于游女(日本過去對純粹從事性交易的妓女的稱呼),因此社會地位相對較高,接觸的也多是達官顯貴。在日本歷史上,明治時期的著名政治家伊藤博文、陸奧宗光、維新三杰之一的木戶孝允等都曾娶藝伎為妻。

三百多年過去了,花街的產業雖然大不如從前,但藝伎作為日本特殊的文化遺產仍然被保留了下來,尤其在京都祇園內,目前仍有 83 家茶屋,從事藝伎、舞伎工作的女性還有約 120 人。

花街里的迷惑行為

此次下達 " 禁拍令 " 的區域,圍繞在祇園內著名的花見小路附近。這條南走北向的街道長約 1000 米,與四條通相交,剛好形成一個大大的十字,石板小路的兩側都是傳統的瓦頂木造的 " 町家建筑 "(好幾間緊連在一起的商店或住家一體式建筑物)。據說在一千多年前的平安時代,當時的政府以門戶的寬度為標準向國民征稅,為了減輕負擔,老百姓們都把房門建得很窄,導致室內又深又長,這樣的房子也被稱為 " 鰻魚床 "。

花見小路附近的石塀小路為大正時代所造,兩邊多為民居和高級料亭 何濤 圖

作為祇園中心區域的主干道,花見小路每年吸引成千上萬的游客慕名而來,其中以外國游客為主。大家都希望能站在街道上,與從巷子里匆匆走出來的藝伎不期而遇,但實際上這樣的機會非常難得。

藝伎如果要出門工作,都會有專門負責接送的計程車等候在茶屋門口,身邊還有工作人員進行 " 掩護 ",一切準備就緒,藝伎會以非常快的速度躲進車子里,不給旁人多看一秒的機會。

不過,即便如此,為了一睹藝伎的風采," 熱情 " 的游客還是會把花見小路堵得水泄不通,車子在人群里以龜速緩慢向前移動,坐在車里的藝伎被迫接受一大片閃光燈的 " 洗禮 "。記者曾經在花見小路游玩時,見到過類似的場景,當時一名海外游客甚至把自己的手機貼在車窗上 " 瘋狂 " 拍攝。

如果不坐車,情況就更加 " 危險 ",有藝伎走在路上被游客追著索要合照,或發生拉扯衣物的事件等。

這樣的行為對藝伎來說,不免有些困擾。一是耽誤時間怠慢了客戶,有損口碑,二是藝伎大多需要通過保持神秘感提高自己的價值,因此拒絕拍照。但隨著游客數量的增長,越來越多的 " 迷惑行為 "(在日語中 " 迷惑行為 " 的意思就是 " 會給人帶來麻煩的行為 ")的出現,讓當地居民開始思考如何約束觀光者的行為。

2016 年開始,祇園町南側地區協會在茶屋等建筑區域內投放禁止拍攝藝伎、接觸藝伎等文字的提示貼,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今年 9 月 30 日,當地開始實驗性地導入巡邏機制。警衛兩人一組,在祇園內監察并制止不規范行為發生。同時還在區域內派發觀光注意事項的小冊子,小冊子里寫道:" 由于道路狹窄,請不要隨便拍攝藝伎。"

10 月 25 日,祇園町的南側區域決定開始采取 " 罰款 " 的策略," 私家道路上禁止拍攝,違反者罰款 1 萬日元 "。其中 " 私家道路 " 是該區域中個人和企業擁有的土地,由于花見小路屬于公共區域區,因此不在禁止的范圍內。

" 禁拍區域 " 如圖所示 谷歌地圖截圖

根據日本法律規定," 禁止拍攝 " 其實并沒有法律的約束力,但私有土地在不受保護的情況下,可以對擅自闖入或拍攝的行為進行限制,并進行罰款警告。

祇園町南側地區協會會長高安美三子接受京都新聞采訪時,無奈地表示:" 這么做的確可能會破壞整個街道的氛圍,并且我們其實也不想這么做。但是越界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京都市觀光 MICE 推進室的山下課長接受日本電視臺采訪時說:" 實際上,這里并不算是觀光景點,因為還有許多市民居住在這里,因此希望來京都觀光的朋友們都能了解后再好好玩。"

居住在京都的 23 歲女大學生西村環希,平時還從事訪日外國游客的接待工作,她在自己的 Twitter 上對祇園實施 " 禁拍和罰款 " 的行為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她說:" 我覺得這并不是外國人的錯,因為他們不了解異國文化。同時一些旅行團的產品里也經常兜售發現藝伎等內容,惡意誤導了游客 "。

" 當地利用藝伎作為觀光宣傳的工具同時,也應該思考如何讓游客和當地居民共存的辦法。"

還能在哪里看藝伎

在日本,藝伎服務屬于高消費,并且不招待新客。即便是第一次要進茶屋跟藝伎吃飯,也必須有熟人牽線。如此隱秘且昂貴的會員制模式決定了藝伎的珍貴。

但對于 " 來京都不看藝伎太可惜 " 的人來說,并不是一定要在祇園街頭 " 守株待兔 ",才能一睹芳容,還有許多其他的地方,能欣賞到的不僅是藝伎們的美貌,還有她們貨真價實的才藝。

每年的春季,花街上的劇院都會開展春季大型歌舞表演,其中,位于祇園甲部的祇園甲部歌舞練場從每年的 4 月開始,連續演出 1 個月左右。而位于祇園東的祇園會館則在每年的 11 月上旬,進行為期十天的表演。

另外,每年的 12 月至次年 3 月的第二周,祇園甲部歌舞練場附近的 " 彌榮會館 " 內會舉行特別的 " 祇園角 " 活動,游客可以近距離看到藝伎在臺上載歌載舞,一天上演兩場。鄰近京都車站的京都鐵塔三樓也有 " 舞伎 show",每周的星期一、三、六下午 3 點 45 分開始,主要面向海外游客。如果要和藝伎合影,需要另付 3000 日元(約人民幣 193 元)的費用。

如果你想自己體驗一把 " 藝伎 " 的行頭和裝扮,在京都還有 " 變身舞伎體驗 " 的活動項目。平日白天,若你在清水寺和高臺寺的周邊散步,看到臉涂得白白的,穿著精致和服的舞伎向你款款走來,不要詫異,這些舞伎多半是游客 " 變身 " 而來。

欄目主編:顧萬全 本文作者:澎湃新聞 王昱 文字編輯:盧曉川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雍凱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京都游客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独家易红双色球130历史同期